季節,在既定中往復;天空,在規律中變換。只是在這蕭幹霧長的深秋,那雨兒,似乎是十分地難得一見了。

自幼,就喜歡有雨的日子。那些短短長長、急急緩緩的雨,直把心境打的很濕很透,平添一份在意的思量、陶冶和沉醉。還有那些形形色色、奇姿怪狀的雲,又把天空打扮得美妙而又深奧,不斷地孕育和織造出那心儀的雨。

在那些要麼滂沱、要麼細散的雨中,曾產生出至多少年的夢想和希冀。每每此時,縱然是那些舊夢被新來的雨點個個敲滅,伴隨著水花的擁擠和形成,總會又有新的夢在縈繞,雨雨不斷,生生不止。

茫然若失的雨後,樂是翹望那天空的雲收雲散、雲飛雲揚,期盼著下一場雨的到來。

置身在雨中生夢,就是被雨澆得透濕也在所不辭;只願在雲下瀝情,就是被風吹得七倒八歪也舍不下那份動。在雨中尋夢,是一番悠然;在雲下動情有機耕種,是一份朦朧;在情中嗜雨,是一腔豪放;在夢中思雲,是一種嚮往。

少年的雨夢伴隨我走過了那些感覺中的短暫,變幻的時空已把雲雨推至早已不可同日而語的當下。時常望著不像有雨的雲在下雨,而應該雨甚的佳時無論如何亦是不雲,誠然那些增雨助雨催雨的努力不斷。在那些不多的有雨的時日,總還是有股少年的情懷怦然而動而興而欲而成,年輕著老卻的心從,導引著執迷的心境。

春時的雨,撩撩灑灑,總是那麼秀氣。點滴入味的清適,把那些生機和活力挑得鼓鼓湧湧。於是,澆濕的嬌妍就綻開笑臉,唯恐放過了這難得的會面康泰旅遊。於無聲處,去撿拾那些悄然若失的浪漫做成傘,那傘上,就響起顫顫的音符,那傘下,就飄出牽牽的心曲。

夏來的雨,裹挾著滾滾熱浪,盡情傾瀉著激騰的狂濤。那份在意的糾纏,無不在這裏肆意,那些積攢的蘊含,無不在這裏猛現。迅流而去的,是那掛綠奮的淋漓盡致;順勢而來的,是那叢紅豔的五彩絢爛。酣暢的癡湎,縱縱地蕩滌著乾涸的心田。

秋裏的雨,是識途而歸的久釀。信手采一朵雨中的熟香,那熏,就灌入滋滋的鼻腔,那是一些暖暖的溫馨,那是一約涼涼的清暢,那是一束勾勾的知戀,那是一漫沙沙的怡想。拾步於斜徑叢旁,細細品味那清靈靈的濕滑,輕輕去碰那閃亮亮的珠露,靜靜去引那雨淘淘的潮思,酣酣去隨那水漉漉的心路。

冬成的雨,暖出一處難得的樣趣。那個叫雪的摯友,不經意間已拉著雨的手,相通的步履,親昵的共擁,深情的愛慕,彳亍的眷顧,留下串串清晰的見證,漫出片片鮮鮮的印途。雨的頭,雪的尾,夢的魂,醉的鄉。靈犀的召喚,執著的挽留,長長的凝思,匆匆的邂逅,催生一季活生生的心收。

期戀雨做的雲兒牛欄牌回收 ,喜念有雨的日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