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6月

1120

咳,春天!你是季末歲首待嫁的新娘麼?為什麼總要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”呢?也許美好的事物,總是要經過時光的打磨,歲月的漂洗,亦如窖藏的酒香,焙燒的青花,總是在柳暗花明的峰迴路轉裏,在歷經滄桑的千回百轉中,方能脫胎換骨的給你一絲甜蜜、一份驚喜。透過晨曦晶瑩剔透的露珠,遙望落日餘暉緋紅的霞蔚,我分明看見春天的身影在枝頭搖曳鵝黃,在七彩的風鈴裏歡歌清唱,在藍天大地間舒袖起舞,在山川河流裏歡快流淌……

走過春天的美景,一定不會再希罕天堂;嘗過春天的滋味,老實說,連豐盛的滿漢全席,也無法誘惑你饑腸轆轆的腸胃了。

春天來了,那期冀已久的身影,嫋娜聘婷的從天干地支、南北縱橫的經緯線罅隙裏飄了過來,一副慵懶的姿容,皇帝的新裝兜裹綿柔的香風,公主的嫁衣飄紅溫軟的細雨,讓整個春天就像是一床野鴨絨的墊褥,襯得你通體舒泰,就連蝸居一冬的骨頭都給春風熏酥了似的——無論早春還是晚春。有時或許倚窗的久了一些,或許等的急不可耐了一些,那也沒有關係,只要你心存希冀的殷殷期盼著。讚美是多餘的,正如讚美天堂是多餘的;咒詛也是多餘的,正如咒詛地獄也是多餘的。春天,一個軟綿綿、香酥酥的季節,只在嬌羞的眉眼裏親昵一聲“咳,別忘了,讓我們擁吻在一起!”其實連這都是多餘的。誰不想擁抱春天?誰又捨得春天那姹紫嫣紅的嫵媚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

有誰不喜歡春天呢?香草在你的腳下,春風漾在你的臉頰,暖陽微笑在你的周遭,百鳥鳴唱在你的耳旁……美輪美奐的春天是一曲唱不完的歌,一幅畫不完的畫,一首吟不完的詩,又有誰的筆墨能寫盡它的丰韻與美麗?走在春天的路上,遠山近水,鳥語花香,每一個細枝末節,都在你的眼角自然成了景致。

春天是自由、隨性的,不拘束你,不責備你,不飭厲你,不窘你,不惱你,不揉你。它摟著你,可不牽強你:無垠的春光,是一條溫存的臂膀,不是束縛你的繩索。它不是不讓你飛奔,但它那招逗的指尖卻永遠在你的記憶裏搖晃。多輕盈的步履,羅襪的絲光隨時可以盈握一朵妖嬈;多美麗的色彩,上帝的畫板早已繪製成了一副嬌羞的摸樣!

春天不是單調的喜劇。春水的柔波掩映著花兒的倩影、春風的翅膀舞動藍天白雲的麗姿,它和煦溫暖的懷抱,自然也收藏了呢喃而過那些失意人的呼吸。冬是包容的,春,則是生命的勃發,是一首纏綿悱惻的交響樂。地上流著,溫馴的水波;天上流著,纏綿的雲朵。悠揚的春曲裏,一杯香濃的咖啡,和著交頸的軟語,開懷的笑響,分明看見有踞坐在屋隅裏的少年正在放飛人生的理想。明快的春意中,一曲優美的舞蹈,和著翻飛的樂調,迷醇的酒香,可以察覺有獨自支頤的少婦思量著往跡的愴心。輾轉四季的光陰,浮動在上一層的許是光明,是歡暢,是快樂,是甜蜜,是和諧;但沉澱在底層陽光照不到的才是人事經驗的本質:說重一點是落寞在光陰遠去後的悲哀,說輕一點是蝸居在歲月裏的惆悵:有誰不願意永遠在輕快的流波裏漾著,一朵花兒似的自由開著,但也得留神了你往時光深處去時的發見關島結婚

跨入了春天的門楣,一個從南京來的發小找我敘舊,談起了勁,茶也沒喝,酒也沒飲,一直從黃昏談到天亮,才各自上床去躺了一歇,我一合眼就回到了柳絮飄飛的池塘,方才朋友講的情境惝恍的把我自己也纏了進去;這春天的夢景真醇人,醇你的心,醇你的意志,醇你的四肢百骸,那味兒除是親嘗過的誰能想像!——我醒過來時還是迷糊的忘了我在那兒,剛巧那個朋友進房來站在我的床前笑吟吟喊我“你做什麼夢來了,為什麼兩眼潮潮的像哭似的?”我伸手一摸,果然眼裏有水,不覺也失笑了——可是朝來的夢,一個詩人說的,同是這春的滋味,黏著還未走遠的冬寒味道,正不知這淚是為哪一個夢流的呢alexander hera價錢

905

五月驕陽灑下暑熱的網,將蘭的心事述說成為這一季落英的傷感,你曾經說我若蘭,清清雅雅,又隨心傲然,你說我就像蘭的花語,純真、無邪。那時,我寧願相信你,我以為這樣的信任會是一輩子。可是許多年後,當我們把一段情感走成了陌路,我混淆了曾經的曾經還是否屬於似水流年。此刻,五月的風徐徐吹落了斜陽,清清淺淺的薄暮靜靜地遮住了霞光。我兀自在清淺的水域裏,采一片蓮葉,舀一碗湖中月,繼而灑進滿天星鬥,將心頭愛恨作別最後的長亭。

那時,我們還年輕,你問我十年後是否還能想起你,是否還能記得你的樣貌和聲音?那時,我只是側身掩住潮濕的眼角,不讓那樣的一份尷尬羞辱了彼此真摯的願望。遺憾的是,那種憂傷來得太過猛烈,你問過以後,而我只好無言以對司儀

十年,到底有多長?我在細細碎碎的時光裏倉促地記起,又倉促地遺忘,我一直都未曾如此體諒過這樣漫長而又冰冷的歲月。這種撕扯著孤獨,讓絕望肆意蔓延的無助,與當初我們相逢的短暫時光相比,十年,真的很長,很長……長到使廣袤的荒原變為燥熱的村莊,使海市蜃樓泯為蒼茫河塘。就這樣,漸稀漸遠,又漸遠漸稀,當十次夏至,十場梅雨沖刷掉關於我們的所有記憶,那些曾經一度誓死不忘的癡男怨女,在時空的間隙裏也隱隱綽綽,直到化為了輕輕擺動的影子。

十年了,我將這種恐懼習慣成了自然,這種自然已經將曾經無情的流逝與遺忘,慢慢地飄散成窗櫺之外的清風,輕輕的、涼涼的,不痛不癢的樣子。

我總是會記起當初你說過的那些話,那些聲音仿佛就在昨天。你為什麼能輕易對我問出那樣沉重的探尋,又怎麼能夠許下那樣渺遠的承諾?並不是我的薄情,讓你的欺騙在我的心裏變成痛恨,我只是無力面對世事的跌宕,面對它們我是如此的力不從心。許多年了,我始終都無法原諒一個男人的背叛,連同他卑微的軟弱,我不管那個男人是誰,更何況是你?

當初我試著鬆開了拉著的你的手,我背離了人世間最溫暖的港灣,孑然一身將曾經的誓言焚燒得一乾二淨。我離開了自己最親近的知心朋友、兄弟姐妹,試圖在一片潔白的土地上灑下孤獨的種子,借此來忘卻你,還有那些曾經的美好。隔著平靜的玻璃窗,我依稀還能看到在災難來臨時,她總是第一個挺身而出,為你擋風遮雨;你說過在寒冷的冬夜裏她會將你冰涼的雙腳窩入懷中,我終於確信了這樣的事實;你說你不會不計較得失和讒言,就像不留戀舊愛和偷歡,你說你願意用身體去呵護她,你說你是真心的。我終於相信了你,在離開你之後,我沒有問過類似我是誰這樣的問題,畢竟,我已經不是你的了,起碼在你決定背叛我的一刹那。只是面對你們的甜蜜,我羞怯得難以啟齒,我只能沉默。在她那裏,你的軟弱被支撐起一片藍天,而我也終於明白,原來你的軟弱源於自卑和羞赧,以前是,現在是,將來更是。

在你將所有的軟弱,一覽無餘地暴露在我的面前,面對著你的窘迫,我依舊是無言以對。其實,我願意愛你,如果,你批准;我願意愛你,如果,你改變。

周遭沒了你,我習慣了這種平淡,我的生命本是一場深重的劫難,關於愛情的稀釋,其實並不足以軟化它的苦澀,尤其是孤單,更讓人可怕。於是,我只能在偶爾的回憶與自省過後,才猛然發覺世事難料,人情慘澹,情如此,愛更如此。

我漸漸地學會了沉默,懂得了慈悲,我就像一株蘭,不言不語。我明白你我並非主宰,而皆為眾生,在無數個孤獨的夜裏,我唯有祈求禱告:如果可以,請上倉寬宏,還我一個蒼涼的願韓國護膚品推介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