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20

咳,春天!你是季末歲首待嫁的新娘麼?為什麼總要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”呢?也許美好的事物,總是要經過時光的打磨,歲月的漂洗,亦如窖藏的酒香,焙燒的青花,總是在柳暗花明的峰迴路轉裏,在歷經滄桑的千回百轉中,方能脫胎換骨的給你一絲甜蜜、一份驚喜。透過晨曦晶瑩剔透的露珠,遙望落日餘暉緋紅的霞蔚,我分明看見春天的身影在枝頭搖曳鵝黃,在七彩的風鈴裏歡歌清唱,在藍天大地間舒袖起舞,在山川河流裏歡快流淌……

走過春天的美景,一定不會再希罕天堂;嘗過春天的滋味,老實說,連豐盛的滿漢全席,也無法誘惑你饑腸轆轆的腸胃了。

春天來了,那期冀已久的身影,嫋娜聘婷的從天干地支、南北縱橫的經緯線罅隙裏飄了過來,一副慵懶的姿容,皇帝的新裝兜裹綿柔的香風,公主的嫁衣飄紅溫軟的細雨,讓整個春天就像是一床野鴨絨的墊褥,襯得你通體舒泰,就連蝸居一冬的骨頭都給春風熏酥了似的——無論早春還是晚春。有時或許倚窗的久了一些,或許等的急不可耐了一些,那也沒有關係,只要你心存希冀的殷殷期盼著。讚美是多餘的,正如讚美天堂是多餘的;咒詛也是多餘的,正如咒詛地獄也是多餘的。春天,一個軟綿綿、香酥酥的季節,只在嬌羞的眉眼裏親昵一聲“咳,別忘了,讓我們擁吻在一起!”其實連這都是多餘的。誰不想擁抱春天?誰又捨得春天那姹紫嫣紅的嫵媚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

有誰不喜歡春天呢?香草在你的腳下,春風漾在你的臉頰,暖陽微笑在你的周遭,百鳥鳴唱在你的耳旁……美輪美奐的春天是一曲唱不完的歌,一幅畫不完的畫,一首吟不完的詩,又有誰的筆墨能寫盡它的丰韻與美麗?走在春天的路上,遠山近水,鳥語花香,每一個細枝末節,都在你的眼角自然成了景致。

春天是自由、隨性的,不拘束你,不責備你,不飭厲你,不窘你,不惱你,不揉你。它摟著你,可不牽強你:無垠的春光,是一條溫存的臂膀,不是束縛你的繩索。它不是不讓你飛奔,但它那招逗的指尖卻永遠在你的記憶裏搖晃。多輕盈的步履,羅襪的絲光隨時可以盈握一朵妖嬈;多美麗的色彩,上帝的畫板早已繪製成了一副嬌羞的摸樣!

春天不是單調的喜劇。春水的柔波掩映著花兒的倩影、春風的翅膀舞動藍天白雲的麗姿,它和煦溫暖的懷抱,自然也收藏了呢喃而過那些失意人的呼吸。冬是包容的,春,則是生命的勃發,是一首纏綿悱惻的交響樂。地上流著,溫馴的水波;天上流著,纏綿的雲朵。悠揚的春曲裏,一杯香濃的咖啡,和著交頸的軟語,開懷的笑響,分明看見有踞坐在屋隅裏的少年正在放飛人生的理想。明快的春意中,一曲優美的舞蹈,和著翻飛的樂調,迷醇的酒香,可以察覺有獨自支頤的少婦思量著往跡的愴心。輾轉四季的光陰,浮動在上一層的許是光明,是歡暢,是快樂,是甜蜜,是和諧;但沉澱在底層陽光照不到的才是人事經驗的本質:說重一點是落寞在光陰遠去後的悲哀,說輕一點是蝸居在歲月裏的惆悵:有誰不願意永遠在輕快的流波裏漾著,一朵花兒似的自由開著,但也得留神了你往時光深處去時的發見關島結婚

跨入了春天的門楣,一個從南京來的發小找我敘舊,談起了勁,茶也沒喝,酒也沒飲,一直從黃昏談到天亮,才各自上床去躺了一歇,我一合眼就回到了柳絮飄飛的池塘,方才朋友講的情境惝恍的把我自己也纏了進去;這春天的夢景真醇人,醇你的心,醇你的意志,醇你的四肢百骸,那味兒除是親嘗過的誰能想像!——我醒過來時還是迷糊的忘了我在那兒,剛巧那個朋友進房來站在我的床前笑吟吟喊我“你做什麼夢來了,為什麼兩眼潮潮的像哭似的?”我伸手一摸,果然眼裏有水,不覺也失笑了——可是朝來的夢,一個詩人說的,同是這春的滋味,黏著還未走遠的冬寒味道,正不知這淚是為哪一個夢流的呢alexander hera價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