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8

你的文字,總是滿掛著詩情秀逸的果實,讓我肆意地迷醉於你飽含情致的篇章中,如同一縷悠遠的淡香,連著一席滋潤的水氣,撫著我的顏面,輕繞著我若懷的心思。一縷縷心情的鋪展,一絲絲心韻的盤剝,一波波情理的剖析,是那麼入心入骨,激蕩著人的心智,也震盪著人的心靈,如人間瓊漿,甘之即醉。與這樣的文字結伴,與這樣的你執手,註定許下我太多的癡念與回望。文字之路,相遇的四季,花開的溫暖,葉落的清寒,風清幽而涼,月皎潔而寒,走過歡笑,走過悲憐,一切都縈繞在我心間,曆久彌漫。很久了,時光沒有使之消減,反而更加醇厚,我就這樣徜徉在其間,不知歸返。儘管你依然在彼岸,只留給我一彎彎浩瀚,猶如未名湖畔,思念的惆悵糾結,有了纏繞不褪的聲聲喟歎。一紙豪情,滿懷心語,你仍然在歲月的街口靜望,遙伸雙手以期盼的姿勢,為我點燃妝臺紅燭,譜寫緋紅的文箋。煦風拂過,弱水三千,也不及你眉宇一笑。就這樣,你輕巧迷離了我的視線。
於我,在情緒盈腔的時候,喜歡與文字訴說,也就喜歡一個人靜處。其實我只是坐下來歇歇,整理一程程走來的所獲,抖落或拾起,一番淺顯的斟酌,一襲疼痛的枷鎖,依然習慣了套在自己羸弱的雙肩上。生命沒有停息,人生還沒有終點,我依舊在路上,走在有你的方向,攜風沐雨,輕撫一頁暗香;棲息芳菲,淡雅一縷幽情。素顏淺笑,衣袂翩躚,折一枝雛菊盈握於手,是日出微涼的暖,是你給予的紅塵文翰,是我一直掛在眉梢的渴盼,卻不知道能否走成一個圓?
轉眼,時光如水,冉冉的滑過季節輪回。梅朵已含著婉約的柔軟,悄悄的綻放在曉寒浸透的樹梢。想起了漫天雪飄,白雪茫茫的城池街巷裏,是否留下你一串串沉鬱的腳印?孤寂的樓宇裏,餐桌上是否還放著那盤盛滿芹菜清香的餃子?倚窗眺望的雙眸,是否在翻越千山萬嶺時,晶瑩成鑽石般的恒久?那株空曠裏站立的冬天的樹,情牽千年的孤獨,是否深藏了你爽朗的笑意?望穿秋水的雙眼,是否已凝聚成為一片淺淺的水霧?只是,你未曾回頭顧盼冬日那一抹繾綣的溫婉,我也就只能在文字中孤獨地搖曳,一任憂傷重疊,重疊到沒有了自己,也依然觸摸不到你。每當看見花謝葉凋時,只好任由日光在指尖滑過,剩下的是滿手的淒涼與滄桑,卻還是攥在掌心,試圖以一己餘溫熨帖一己彷徨,因為這是你給予的力量,就像你一直站在我無力觸及的地方,但我卻能握著你言語的溫度,文字的溫度,在你的身後,釀成我一生的守望,儘管只是守望。藍天遼闊空曠,我卻不敢去自由翱翔;海洋浩瀚無垠,我依舊不能縱身遊曳。我只能在自己的水中央淺淺仰望,向天空揮灑一些悲戚和憂傷,也收藏一些快樂和酣暢,把相遇你的幸福深深珍藏Maggie Beauty黑店
一直以來,我都悄然端坐在你濃郁的情思裏,深沉的情懷中。不是不想走進你,不是不想與你翩然月下,然,緣定今世,止於相望的淺笑中。我怕前行一步就沒有了回頭路,也怕你前行一步就沒有了來路。此生,註定我們是紅塵候鳥,南來北往,卻都穿行在各自的航程上。執子之手,已湮沒成童話裏的臺詞,只有一顆心的躍動能讓對方輕易感知到,能如此,已經是對命運深深的感激。就這樣守候著,遙望著,度過這個輪回,那碗孟婆湯,我一定不會喝下……此刻,眼眶有些濕潤,指尖的文字,有了模糊的暗影,我只想把它們深深掩藏,讓你不會有感傷。當滿腦子都是你的溫言軟語時,心念有了最好的慰藉,像覓得一溪清泉,一澄到底,飲之,激起我文思的波動,讓我搖起一池的風情,漣漪微蕩,輾轉在文字中央,繼續自己菲薄卻有熱度的醞釀,儘管沒有痛徹文字,卻憂鬱了念想。此刻,你在何方?是否也和我一樣,獨書心懷,任由心飛越萬水千山?仿若,又看到你捧一本古詞,寫一曲濃韻,在窗前一遍遍沉吟……突然一下,萬種心緒紛至遝來,無限的祈願陡然升起:多想能有一段時光,不再撩撥這根憂傷的弦;能有一段夢,不再憶起空冥虛曠又含糊的幻影;能有一段記憶開在逝水流年裏,芬芳依舊;能有一刻,你我相偎共訴離殤……可是,此刻你在哪里?
不知要多少蘸墨濕紙的文字才能明瞭這份情意?不知我有限的文字還能否繼續鋪展這懷不息的心緒?不知要經過多少敲擊才能叩開下一段命運的門扉?為一份盟約,甘願傾注一生執著,哪怕錯失了一路的良辰美景;哪怕文字枯竭,找不到合適的字眼來描摹一攏情;哪怕腦細胞萎縮,滿腹的愁懷,寫不出讓人懂得的流盼,也掩藏珠淚,在煙柳流光中,偷渡成殘缺的訪客,把一切悄悄碾碎在眼前,消散在雲天外,無人窺見。如果,我所有的情意只是一場花期,那麼,刻下我,描成愛,鑲入芬芳的花瓣裏,我會安靜地呆著,不為朝朝暮暮,只為這一世,這一份生命,在紅塵最深處與你相伴,在共擁的時光裏與你默念,祈禱下一站手牽。或許,紙墨飛花,煙雨流年,我挽留不住時光的飛逝,緣分的磨蝕,但至少此時,記憶中還依然翩飛著你的身影,言語中還留有你的餘溫,文字中還篆刻著你的豪情,情感的淤積中還雕刻著一棵青松,你依然還在那裏,還毅然站在那裏。
一直以為,走了這麼長的路,可以放下許多,可回首才發現,越想淡忘的越是根深蒂固,越是不想文字涉及的,卻是在指尖落下滿紙的痕跡。當你固執地映現在眼前時,我不願意再去想那孤獨的流雲,秋風橫掃的暗傷,也不再編織夢的衣裳,只由著性情寫下相依相惜的文字,在文字中彈撥有你的曲韻,吟唱這一世絕響,啟動沉寂的心思,溫暖我蒼涼的流年,甚至什麼也不為,只為隔離時空的念想Maggie Beauty黑店